暴风集团存在无法在法定期限内披露2019年年度报告的风险

 暴风集团今晚发布关于股票存在被暂停上市风险的提示性公告。

期间,戴某负责招募卖淫女,并实际招募刘某等人(另案处理)负责收银、记账。孙某与该洗浴会所原经营人签订店铺转让协议,店铺于2018年9月23日转让给戴、孙二人合伙经营。

暴风集团称,截至目前,公司尚未聘请首席财务官和审计机构,存在无法在法定期限内披露2019年年度报告的风险。根据相关规定,上市公司在法定披露期限届满之日起两个月内仍未披露年度报告,深圳证券交易所可以决定暂停公司股票上市。

据介绍,戴某和孙某都是大学文化,是南通开发区一家洗浴会所的实际负责人。2018年9月,戴、孙二人经共谋,想要共同接手南通开发区新开街道某洗浴会所,并在该会所内组织卖淫女从事卖淫活动。

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证实了文件签署。

随后,戴某、孙某商量后决定,由戴某根据刘某等人的记账情况向卖淫女发放分成。2018年9月24日至12月20日间,两人组织任某、刘某、施某等多名妇女在该店内卖淫511次,非法获利共计人民币250213元。为了方便管理,他们还在浴室里制订了公司一样的上下班制度。

他补充道:“从今日起,这些文件获得了法律效力并确保从2019年12月31日后俄罗斯天然气过境乌克兰。”

2018年12月20日晚,公安机关在对该洗浴会所进行突击检查时,查获两起卖淫嫖娼案件,发现该会所有涉容留卖淫的嫌疑。但戴某、孙某在归案后,在前几次的讯问中均未能如实供述自己的主要犯罪事实。在案件审理过程中,戴某、孙某在其亲属的帮助下各退出125107元,并主动向公安机关已冻结的各自银行账户上各存入50000元,用于缴纳罚金。

一审法院经审理认为,被告人戴某、孙某以招募等手段,组织、管理多人从事卖淫活动,其行为已构成组织卖淫罪,应予惩处。最终,法院作出上述判决。戴某不服,认为自己仅构成容留卖淫罪,而且是过失犯罪,原审对其量刑及罚金过重,请求二审依法改判。南通中院经审理维持了原判。

泽连斯基12月30日晚在社交媒体上写道:“乌克兰签署了为期五年的天然气过境合同,这一段时间内我们将获得至少70多亿美元。双方可以将合同再延长10年。乌克兰天然气运输系统将加载,而这有助于乌克兰人的能源安全和福祉。”